城市建设调研报告怎么写:附报告格式模板范文3600字

《关于本市“十四五”加快推进新城规划建设工作的实施意见》明确:上海要把“五个新城”建设成为长三角城市群中具有辐射带动作用的独立的综合性节点城市,并打造上海都市圈的核心圈层。民革上海市委员会围绕这一定位要求开展调研,对“五个新城”发展的现状与问题进行了分析,从产业能、要素流通、生活宜居、文化特质和治理效能等方面提出意见建议。

城市建设调研报告怎么写:附报告格式模板范文3600字■ 要积破除区域间、部门间的数据壁垒障碍,以数字化转型引领治理体系的现代化变革。要深化公共数据共享开放,探索建立政务数据开放“负面清单”制度,推进政务信息系统整合和数据汇聚,促进跨层、跨地域、跨系统、跨部门、跨业务数据共享和一源多用。在交通出行、健康医疗、文化教育、科技创新、市场监管等领域开展公共数据资源开发利用试点探索。

借鉴国际经验,明晰“独立的综合性节点城市”定位要求

根据《关于本市“十四五”加快推进新城规划建设工作的实施意见》,上海要把“五个新城”建设成为长三角城市群中具有辐射带动作用的独立的综合性节点城市,并打造上海都市圈的核心圈层。关于都市圈的建设,首先需要从国际上著名都市圈的建设成功经验入手,分析发展规律,从而廓清概念、明晰定位。

“都市圈”概念早由日本提出,从日本东京都市圈60余年的发展历程看,其外围新城建设可归纳为以下四个发展阶段:“卫星城”“产业集聚区”“独立城市”“对流型城市网”。通过对比可以发现,上海新城的建设也经历过卫星城和产业集聚区等两个类似的过程,而目前“五个新城”的建设,则与东京都市圈的第三、第四阶段较为相似。

东京都市圈第三阶段始于1999年,提出了“分散型都市圈网”的建设目标,改变过于依赖中心城区的单集中模式,建设形成相对独立、协同发展的都市群。其建设重点在进一步充实商务、教育、文化等功能的基础上,通过承载中心城区的部分核心职能,来强化新城的“业务中心市”职能,使之成为具有一定辐射力的区域中心城市。而于2016年进入第四阶段后,则是进一步放权松绑,发掘自身特质,培养新城的核心竞争力,促进要素流动,使各新城、中心城区之间,形成对流协作的城市网络。

通过国际经验我们可知,所谓“独立”,并不能简单理解为分割脱离,而是要在城市的核心职能布局上改变单集中的模式,实现分布式布局和协同发展;所谓“综合性”,则是要功能完备、配套齐全;所谓“节点城市”,则是要成为具有明显特质、较强辐射能力和要素多向对流的区域中心城市。

对标定位要求,“五个新城”发展的现状与问题分析

产业能方面:特色产业定位较为清晰,但产业发展不均衡,产业生态能仍较弱

目前,“五个新城”已有较为清晰的产业发展定位,但发展不均衡程度较高。其中,南汇、青浦两个新城主要承载自贸区新片区、虹桥国际开放枢纽、长三角生态绿色一体化发展示范区等国家战略,具备较强的发展驱动力;嘉定、松江两大新城依托国家科研院所、G60科创走廊等国家平台,具备一定的发展支撑力;奉贤新城则缺乏国家平台的发展资源,新片区奉贤区域目前也处于控制发展阶段,产业发展的驱动力和支撑力都较弱。

“五个新城”产业链生态整体上仍处于相对较弱的状态:制造业大部分以生产基地为主,处于产业链较低环节;研发设计、金融服务、商务服务等生产性服务业占比较低,对制造业的支撑不足;产业聚集度不高、龙头企业较为缺乏,对产业链的引领能力和辐射度不高;错位发展落实程度不高,存在一定的同质化竞争,发展成长性弱;企业成本高企,投融资体制机制不健全,产业创新生态未形成。

要素流通方面:交通条件逐渐改善,但链接长三角和全球要素资源能力有待加强

“十三五”期间,各新城基础设施建设进展迅速,均已达成通行轨道交通的条件,“十四五”期间也将实现通设高铁、市域线,这将进一步强化“五个新城”对内对外的互联互通能力。但目前“五大新城”所拥有的参与全球价值网络龙头企业和链接全球要素资源的平台仍较少,且主要位于南汇、青浦两个承载国家战略的新城区域,辐射和服务能力仍有待加强。

生活宜居方面:生活宜居水平显著提升,但高质量公共服务仍相对较缺乏

“十三五”期间,各新城加快重大基础设施、重大公共服务设施的建设,教育、医疗等公共服务功能不断完善,并且扎实推进生态环境改善,致力于以人为本、可持续的新城建设,生活宜居水平显著提升。但与中心城区或周边城市相比,高质量的教育、医疗、商业等公共服务仍相对较缺乏,因此对外来人口、中高端产业人口、外籍人士的吸引力不足,完成2035年平均百万人口目标任务难度较大。

文化特质方面:传统文化底蕴深厚,但与现代文化发展方式未能有效融合

“五个新城”都拥有较为深厚的传统文化底蕴,例如“教化嘉定”“上海之源”“上海之根”“贤文化”等,但悠久的传统文化资源未能有效激活,传统文化的开发目前仍处于盆景式观赏阶段,文化品牌辨识度和传播力有待加强。传统文化与商业消费、贸易、科创、旅游等现代文化传播载体未能有效融合,与数字化、游戏动漫等文化新业态的连接也较为薄弱,而国际化和时尚化的高端特质塑造就更少。文化软实力的欠缺,使新城建设趋向于千城一面,难以形成具有吸引力和辐射力的文化特质。

治理效能方面:多个管理主体需协调,部门间数据壁垒依然存在,智慧治理需要线上线下齐努力

各新城并非单独完整的行政区划,其范围内涉及多个不同类型的管理主体,既有街镇管理体系,也有新城公司、开发区等开发主体,在实际运行中,各主体之间沟通协调机制仍需加强。并且还交织着诸多需要市条线部门审批的工作事项,导致新城建设存在多项掣肘,管理效能较低。此外,在推进智慧城市建设中,各部门的数据壁垒难以打通,基层改革探索阻力大。智慧化、数字化的城市服务和治理,需要线上线下齐努力,利用新技术、探索新方法,共同克服体制机制障碍。

对“五个新城”“独立的综合性节点城市”建设的建议

营造产业创新生态环境,在各新城分布式布局“硬核”产业,发挥产业廊道的创新协作功能

创新是支撑经济高质量发展的第一动力,应从上海建设全球科技创新中心的角度,整合各新城的建设资源。首先,中心城区应针对重点产业、核心领域、关键环节的需求,创新金融服务功能和业态,促进资金链、产业链、创新链“三链”融合,着重提升赋能产业发展能。其次,应着重在“五个新城”分布式布局集成电路、生物医药、人工智能等“硬核”产业及其相关产业链,并注意发挥企业作为创新主体的作用,打造“龙头企业+产业联盟”的创新联合体,帮助中小企业承接大企业的技术溢出。后,应注重通过G60科创走廊、沪通港沿海创新发展翼、沪甬温沿海创新发展翼、沿江创新发展带等产业廊道的建设,加强各新城之间、新城与周边城市之间的产业创新协作,提升“五个新城”的产业聚集度和辐射影响力。

强化次区域融合与跨区域联动,促进要素对流

根据东京都市圈发展经验,在新城建设的“独立城市”和“对流型城市网”发展阶段,需要通过在特定区域内增强与其他城市的交流合作,来构建“五个新城”各自的“朋友圈”,并促进圈内要素的对流。因此,一方面要依托高速公路、轨道交通等对外交通体系,强化与周边城市的次区域融合;另一方面要依托高铁、沿海沿江发展通道等战略要道,融入长三角区域协同创新体系,并与京津冀、粤港澳、海南自贸港等区域展开产业链、创新链的跨区域联动,提高要素的市场化配置效率。

向新城疏解公共服务核心职能,推进高品质生活未来社区建设

中心城区逐步向“五个新城”疏解公共服务核心职能,使新城具备各自独特的核心资源优势。推进新城高品质公共服务新基建,以人本化、生态化、数字化为导向,促进新一代信息技术与社会生活全面融合,以未来邻里、教育、健康、交通、低碳、服务等若干生活场景集成创新为载体,建设若干体现各新城特质的高品质生活未来社区,例如国际科学家社区、TOD青年社区、新型产城融合社区等,打造未来数字化美化生活示范场景,使新城居民获得不一样的居住体验,着重提升对青年人才的吸引力。

鼓励文创产业本土化发展,促进国际文化交流合作

加强新城传统文化的传承和发扬,深入挖掘文化资源,加强文化遗存及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工作,开展基于现代科技新技术的文化展示。推动新城传统文化与现代生产、生活方式融合,培养文化习惯、培育文化新人,加强文化基础设施建设,加强青少年的文化熏陶与艺术教育。加大国际组织和公共活动的引进,争取国际文化组织和学术机构在新城落地。深化国际友好城区合作,联合举办国际文化赛事活动。鼓励“五个新城”出品一系列面向国际市场的文化产品,提升“五个新城”文化的国际影响力。

深化公共数据共享开放,实现数字化引领治理体系创新

数字化转型是面向未来塑造城市核心竞争力的关键之举,也是超大城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必然要求。要积破除区域间、部门间的数据壁垒障碍,以数字化转型引领治理体系的现代化变革。要深化公共数据共享开放,探索建立政务数据开放“负面清单”制度,推进政务信息系统整合和数据汇聚,促进跨层、跨地域、跨系统、跨部门、跨业务数据共享和一源多用。在交通出行、健康医疗、文化教育、科技创新、市场监管等领域开展公共数据资源开发利用试点探索。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原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省心文案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在线客服

文案代笔联系微信